成人用品:www.2s.tv
hf.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二百三十五章 解签
    陈氏一听便知道老者口中所言是苏牧,又是一番告罪,连忙要去把苏牧给揪出來,雅绾儿却踟蹰着让陈氏和小丫头先走。

    陈氏见得这老者睿智深邃,洞察世事,说不得能够帮助雅绾儿打开心结,便带着小丫头寻苏牧去了。

    雅绾儿看不见,但却总感觉这老者的目光能够看穿自己的内心一般,这是一种极其微妙的直觉,说不清也道不明。

    她不懂扭捏,因为她急需答案,于是她开门见山地问道:“道长,小女子不知是走是留…还望道长指点迷津…”

    她也生怕自己是病急乱投医,万一这老者不过是个装神弄鬼的老道,自己岂非凭空失望一场。

    老者看着雅绾儿,轻轻叹了口气,而后才开口道。

    “心若被囚,何处是天涯。心若放开,处处是天涯。”

    雅绾儿恍然,是啊,心若被困,走到哪里都是囚牢,心若放开,留在哪里又有何区别。

    “敢问道长,如何才能打开心里的囚笼。”

    不管这老道的回答是信口胡诌还是真的有料,雅绾儿得了启示,心里自然是信服的了。

    过得片刻,老道那深沉又温和的嗓音终于再次传來,也不知为何,雅绾儿总觉着这老道的声音让人感觉到莫名的舒适。

    “你扪心自问,那真的是囚笼吗。”

    雅绾儿沉默了许久,而后轻声答道:“是囚笼…”

    老者显然也沒想到会是这样的回答,不过他很快就呵呵一笑,继而安慰道。

    “这人生,无非是从一个囚笼,跳入另一个囚笼,哪个住得舒服一些,开心一些,哪个也就不再是囚笼了。”

    “开心吗…”雅绾儿陷入了沉思之中,她的眉头紧皱着,过得许久才慢慢舒展开來。

    这眉头一舒展,仿佛天色更青了,花树更艳了,空气也变得芬芳起來,虽然她看不见,却真真切切再一次感受到了人世间的美好。

    “呵呵,恭喜姑娘,这签,算解了。”那老者轻轻将雅绾儿手里的签取走,又将一枚铜钱塞进了雅绾儿的手中。

    雅绾儿下意识一抹,那铜钱上不是通宝的字样,而是一个邵字。

    “权当见面礼吧。”老者呵呵一笑。

    “谢谢道长。”雅绾儿惊喜地道谢,然而侧耳聆听,却沒有一丝声音,空气之中也沒留下那老者身上特异的丹青之香气,仿佛那老者从未出现过一般。

    她抚摸着掌中的铜钱,心头终于涌起了面对一切的自信。

    收好铜钱之后,她便循着陈氏的气味,打算去与她们汇合,可才刚走出两步,她便停了下來,因为她嗅闻到了最熟悉不过的气息。

    苏牧走到她的面前,看着这个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女子,而后轻声道:“你应该已经察觉了,这里再沒别人,如果你想走,我不会留你。”

    雅绾儿闻言,心头不由一颤,原來他带自己上香只不过是借口,他的本意竟然是放自己走。

    她知道自己身份敏感,若苏牧将自己放走,会承受怎样的后果,事实上,她也正是顾虑到这一点,不想让苏牧和陈氏背负放走自己的后果和责任,才不忍离去的。

    可她听到苏牧最后那一句“我不会留你”,心里却又有些气恼,难道不能说“我不会阻拦”,“我不会出手”么,为何一定要用不会留你。

    苏牧当然不知道雅绾儿的心思,也并不知道雅绾儿在听了老者的话之后,其实已经决心要留下來了。

    他只以为雅绾儿信不过自己,便继续开口道。

    “绾儿,实不相瞒,大光明教那边已经传來消息,听说方腊准备反扑杭州了…”

    “杭州已经饱受战乱之苦,百姓再难承受涂炭,无论于公于私,我都会将情报递交上去,在半路截杀圣公军,绝不会放他们进來为祸杭州。”

    “无论他的目的何在,我都欠你义父一条命,更亏欠你一条命,所以你尽管回去,告诉他们,让他们打消了反扑杭州的心思,遣散那些苦命的军士,或者逃亡外海,才是明智之举。”

    听到逃亡海外,雅绾儿心里也不由叹息,事实上义父方七佛早早就在准备后路,最后的方案便是逃到海上去,甚至还选好了一个适合的大岛,早早让人降服了上面的蛮族土著。

    从这一点上再次看出,苏牧跟他的义父,是多么相肖的一类人啊。若苏牧不是朝廷的人,或许他能够成为义父的忘年至交吧。

    义父虽然表面不说,但内心实则清高得很,常有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的孤寂,若非如此,他也不会留着苏牧,最后发现苏牧竟然比自己还要高深,这才决意杀死苏牧。

    苏牧能够想到的,或许义父也能够想得到,可如果自己离开了苏牧和陈氏将承受怎样的责罚,她是不敢去想象的。

    想起陈氏对自己的关怀,想起自己与苏牧所经历的一切,想起苏牧不惜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将自己放走,她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我不走…也一样可以把情报送出去的…”

    “你不走。。。。”苏牧就像听错了一般,不过惊喜很快就被打消了。

    “你不走,他们迟早会杀了你的…”

    雅绾儿冷笑一声,微微歪着头,朝苏牧问道:“你会让他们杀我吗。”

    “会…”

    雅绾儿面色一凝,柳眉倒竖,撸了撸袖子。

    “好吧,不会…”

    雅绾儿面色稍霁,竟然少有地朝苏牧笑了笑:“你个狡诈的狗贼在我圣公军当细作,让我们吃了好大的苦头,如今也轮到我当一回细作了。”

    苏牧彻底无语,差点一头摔地上:“这天底下哪有这般正大光明的细作…就你这样的细作,能骗得过谁。”

    雅绾儿收敛了笑容,竟然羞涩地低下头來:“骗得过你这狗贼就成。”

    “为何。”苏牧不解道。

    “因为你骗得过整个天下的人,只要骗得过你,不就等于骗过了天下人吗。”

    苏牧闻言,彻底哭笑不得了:“你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你要帮我把密信递出去…”

    “我是大焱的人啊,为什么要帮你送信,嫌我被骂叛徒还不够吗。”

    “你不帮我送信,圣公和义父就会挥师攻打杭州,无论是输是赢,都会死很多人的…你也不想看到再有人死吧。”

    “确实不想…”

    “那你是要帮我送信咯。”

    苏牧:“……”

    听得苏牧久久不说话,雅绾儿也严肃起來:“狗贼,你干嘛不说话,你不送我自己送就好了,不过你要给我打掩护,起码像今天这样,沒人在旁边看着才行…”

    她还以为苏牧在为送信这件事纠结呢…

    “绾儿…大光明教…迟早会杀方腊的…”

    雅绾儿的心情顿时晦暗了下來,是啊,说到底,她和苏牧都是敌人,想想自己刚才的言行举止,雅绾儿突然觉着,自己怎么就这么贱。

    这个男人是支持大光明教的,他是朝廷的狗贼,且不论方腊篡教有错在先,大光明教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杀死圣公方腊,甚至连她义父都不会放过的。

    如果圣公不听义父的计划,不会逃亡海外,而是决意反扑杭州,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苏牧难得与雅绾儿改善了关系,难得她在自己面前流露出少女的温情,自己却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想赏自己几个大耳刮子,可这事迟早要面对,长痛不如短痛,现在不说,以后就更加纠结了。

    雅绾儿深埋着头,似乎在进行着剧烈的内心斗争,苏牧真心感到懊悔,这种难題,又怎能抛给一个女孩子,何况还是一个饱受孤苦的女孩子。

    或许是感受到了苏牧的情绪变化,雅绾儿微微抬起头來,取出那枚铜钱來,朝苏牧说道。

    “我去问问他,一定会有答案的。”

    她也沒想到,这枚铜钱还沒捂热,就要用掉了。

    苏牧扫了一眼,目光定在了那枚铜钱之上,他已经将整座道观都找遍了,竟然还是一无所获,雅绾儿这么就有了铜钱。。。。

    这是不是意味着那人躲着自己。可如果是这样,为何又要让雅绾儿遇着。

    雅绾儿都遇到着了,那么陈氏他们自然也就见着了,他对这些人沒有回避,又岂会躲着自己。

    想到这里,苏牧便从雅绾儿的手中取过那枚铜钱,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还是我去问吧,你太笨,怕你被骗,这种事,还是男人出马比较好。”

    这是雅绾儿第一次沒有拒绝苏牧,沒有拍开他的手,而是任由他抚摸自己的头,羞红了脸,有些恼怒又有些不舍地扭头就走:“我…我去找大娘。”

    她或许并沒有发现自己有些同手同脚,平日里惊世骇俗的听觉嗅觉也会失灵,差点撞到了焚香的大鼎之上,下台阶的时候也差点摔了个狗啃泥,简直狼狈到了极点。

    苏牧看着这个有些笨拙的美人儿,心里满是甜蜜,能让聪明冷漠的女人变成脑残的,世间也就只有这一样东西了。

    他掂了掂手里的铜钱,慢慢在原地盘膝坐下。

    那人既然不让自己找到,那么便只能等他來找自己了,希望这枚铜钱还算有效吧。

    陈氏与小丫头绕了一圈,沒找着苏牧,正疑惑着呢,回來的路上却遇到了雅绾儿。

    但见雅绾儿抱着膝盖,坐在一处台阶上,深埋着头,背部起伏不定,竟在黯然落泪。

    陈氏连忙走过去,抱着雅绾儿,愤愤地骂道:“是不是那该死的小子对你做浑事了。”

    雅绾儿抬起头來,笑着对陈氏说:“沒呢大娘,我高兴的…”

    是啊,她确实是高兴,因为她终于走出了自己心里的牢笼,直面苏牧这只粉色的魔,并品尝到了甘美的滋味。

    但这种滋味,并不会持续太久,因为她还是要离开的。

    她从來都不是笨蛋,在苏牧和陈氏在场的情况下,她自然不会离开,可回去之后呢。

    只要她找到机会离开,罪责自然就不会落在苏牧和陈氏的头上。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生无数,真的是这样吗。

    显然不是。

    她跳出了苏牧这个牢笼,便要跳进方七佛和方腊这个牢笼。

    只有彻底解决了这件事情,她和苏牧才有可能像刚才那般,无拘无束的相处。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极致灵气 总裁的冤家老婆 偶像竟是我自己 铁十字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爱我请你放手 邪魅王爷沐血妃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琉璃美人煞 通天之路 十方武圣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大清疆臣。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万气争天 红海行动后续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奇幻浪漫物语 我,嫦娥男闺蜜! 轮回之无限进化 抢救大明朝 万界之无敌反派 时莜萱盛翰钰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凌家有女:摄政王妃不好惹 地界传记 神级外卖员 虎狼 狼性首席霸宠妻 秦少宠妻公式:你说的都对 大医凌然 血月猎人团 中华第一帝国 从八百开始崛起 星游天道 重启末世 神秀之主 教练是怎样炼成的 忧忧创世界 逆剑狂神 花都极品主宰 真灵九变 诛天龙皇 再世男神 吾妻非人哉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如墨如你 三步生莲 网游之王牌战士 宋时雪 都市传说之 万古第一武神 凰鸣九天:嗜血嫡妃要逆袭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冒险者乐园I 冥罗陆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魔王不必被打倒 废柴丑女风华绝代 取缔者 一世孤尊 黄天之世 修仙传 桃花 神邸之门 混元苍穹 宝瞳 末世危机封学长的霸妻 大荒神遗录 重生之悍妻 一世符仙 白骨大圣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不负金银不负君 明朝败家子 武炼巅峰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疯王的女儿 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上品寒士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我真不是关系户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老婆,别来无恙 圣骑士赵大牛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网游之 我真的是渣男啊 云天行 负一世一生名 抓住那个叛徒 漂泊的爱与情 无忧城 爱我请你放手 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王妃是个小胖墩 武灵天下 应是案深情浅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绯闻悍妻:糟糕,好心动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Mr学神他真香了 他又冷又难缠 腹黑狐女有点毒 明月不归尘 春日宴 间客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中土游侠传 轮回之无限进化 全球进入数据化 重活 大清九福晋 稳住别浪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无限之轮回轨迹 剃头匠 谍妃传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魂曜星尘 秘战无声 史上 侠影仙宗 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神级外卖员 大奉打更人 冥境之锋 邪剑诸天 都市无敌板砖侠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黄天之世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从1983开始 我资质平平 世界树的游戏 昭奚旧草 网游之修罗剑尊 无极帝尊 鬼域之尊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五代梦 重生之庶女琉璃 因为太怕倒霉就全点气运了 法相仙途 总裁抢占小娇妻 天纵莫敌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一步一道 见我如斯 天下醉 战龙无双 开局百万资源号 九劫长生记 觉醒钞能力 陈道友,请你离我远一点行不行 醉卧江山 开局一座玉门关 放开那个女巫 黄I泉 我在末世能升级 春秋大领主 我自地狱来 神秘聊斋 欢喜小娘子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凶猛道侣也重生了 神魔养殖场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何处桃花笑春风 灵界论坛 天辛 异世大符神 天生奇才续 大荒河图 王妃打怪累了想躺怎么办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疯王的女儿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史上 红龙皇帝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穿越了的学霸 末日轮盘 不灭圣影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重生之古玩人生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求魔 子弹世界 不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