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f.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小王爷
    苏牧的本意是偷偷溜回家去,向苏瑜打听打听现况,自然不想太过惹人瞩目。.XsHuotXT

    再者,他的公凭与梁武直等人一般无二,都是先前转运使司衙门派发的,真要纠缠起來,也是三天两夜讲不清楚,所以他才想图个便利通关。

    虽然如今的渡口经过扩建,比先前还要热闹三分,不过渡口上都是些苦哈哈,以及來往的海商,江宁百姓也不知道苏牧回來的消息,即便苏牧抛头露面,也不太可能引发轰动,这也算是他过分小心了。

    见得军汉们乐意行个方便,苏牧自然不再扭捏,与燕青扈三娘几个上得岸來,正打算坐上梁武直事先备好的马车,怀中的白玉儿却陡然炸毛了。

    渡口前方一阵阵骚乱,便是那些终日搬货,双眼无神,麻木得如同行尸走肉的苦哈哈们,也都尖叫着让开了一条道。

    但见得一群穿着明光甲的卫兵轰隆隆就开了过來,刀剑冰寒,甲衣鲜亮,便如那唐时古画上走出來的铁血之师。

    苏牧嘴角微微抽搐,燕青却是哈哈大笑起來。

    大焱军中武备还算精良,但大多是札甲,而明光甲这种仿佛从隋唐古墓里刨出來的东西,沉重不便,担任仪仗充一下门面,骗一骗沒见识的老百姓,吓唬吓唬人还说得过去,可在苏牧燕青这种身经百战的厮杀汉面前,实在是沐猴而冠,贻笑大方。

    然而这群官兵煞有介事,踩着整齐的步点就走了过來,为首一人身穿黑色战甲,带着兜鍪,不知道还以为他马上要出征杀敌呢。

    这人也就十五六的年纪,鼻孔高过天,身后的亲兵却用皮索控住两头金钱斑点的大豹子。

    大焱贵族最懂情趣,若是书香门第,则喜欢诗词书画古玩,而将门之后则喜欢蓄养高手,还有各种奇珍异兽。

    豹子也是最受诸多贵族青睐的猛兽之一,只看着两头金钱豹目光凶狠,腿脚有力,便知道常年用活物來喂养,兽性未消,野性犹在,叫人如何不惊怕。

    也难怪白玉儿会呲牙咧嘴的炸毛,经历了烈火岛黑豹的挑衅之后,白玉儿对豹子这个物种可算是结下梁子了。

    眼下市舶司正是大刀阔斧雷厉风行之时,朝堂瞩目,几个王子也是兢兢业业,连世家豪族送上门的诸多好处都不敢收,这少年所领官兵应该是市舶司的卫队,如果脑子沒有被豹子吃掉,自然不敢胡乱冒充的。

    也就是说,此人确实是市舶司的人,而市舶司之中也就三位王子在年岁上契合,苏牧是见过赵文瑄和赵汇端的,那么便只剩下一种可能,此人该是秦王之子赵宗昊了。

    不过听梁武直说,赵宗昊年纪最长,处事老成,又怎可能如此骄纵跋扈。

    苏牧也不想说自己是个惹事精,但麻烦事儿好像就认准了他这一家,这次上岸倒是沒有裴朝风牵头,沒有人煽风点火,造成万人相迎的场景。

    可又碰上了梁武直和军汉们的龃龉,好不容易靠刷脸摆平了,正打算打道回府,却又遇着这种事,真让人脑壳疼。

    那少年武将耀武扬威,好不得意,然而渡口上都是埋头搬货的苦哈哈,以及市舶司的职事们在处置公务,大部分巡检都在点检货物,他即便带着威风凛凛的卫队,也好想缺少了捧场的观众,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他赵宗堃可是堂堂正正的皇亲国戚,赵宗昊是他哥,即便赵文瑄和赵汇端他都不放在眼里。

    有大哥在前面顶着,什么好处也轮不到他头上,即便官家真的从宗亲子侄里头挑选国储,也是他大哥赵宗昊。

    当然了,好处轮不到,麻烦事儿自然也有大哥帮他顶着,市舶司的公务他又不懂,也不想费心去学这些东西,他以后又不能参政,大不了只能做个混吃等死的闲王。

    正好趁着这个时机,大哥出來独当一面,他也过一过官瘾,即便沒有朝廷正式任命,他还是组建了自己的亲卫队,也不知道从哪里搞來一套衣甲,整日在渡口闲逛,名义上是替大哥维持秩序,实际上是为了过一过心瘾。

    他对文人那一套沒什么兴趣,因为他不喜欢读书,对青楼里一点朱唇万人尝的女人,他也不感兴趣,先不说家风严谨,不容他们在女人方面胡來,即便胡來,堂堂王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沒有,非要到青楼去鬼混。

    于是他最大的乐子便放在了渡口这里,在望楼上的亲卫发现这边的骚乱之后,便通知赵宗堃,后者穿戴甲仗,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來处理纠纷了。

    然而刚來到这里,他就发现自己的金钱豹子竟然变得极其狂躁,仿佛不愿在往前一般,他还以为这些豹子怕人,又让人将周遭的苦哈哈都赶走。

    事实上也不需要亲卫动手,谁见得这两头凶蛮的豹子,不是灰溜溜地逃开。

    然而就有人沒有逃,而且还用让他颇为不爽的目光在观察他。这种目光他最敏感,家里的长辈训斥他胡闹之时,便是这种目光,将他当成不经事的小屁孩时,就是这种目光。

    他分毫不让地迎上那人的目光,但见得那人一身白袍子,袍子虽然洗得干净,却分明很旧了,更让人不齿的是,那人脸上竟然还带着两道金印,完全就是个下贱至极的货色。

    就这样的货色也敢正眼瞧咱小王爷。他身边那个小哥长得倒是周正,可竟然在捧腹大笑。

    赵宗堃也是玻璃心,他的自尊心极其敏感,他不太懂军中规矩,自己捣鼓出这么一套來,也是让兄长们笑话了大半天,但兄长笑话他可以,别人却不行,更不用说是个穷困潦倒又刺金印的贱人。

    诸多军汉见得是这位小祖宗來了,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那校官也是连忙在苏牧耳边提醒了一句,苏牧这才恍然,原來是赵宗昊的弟弟,难怪这么嚣张。

    不过经历过裴樨儿的事情之后,他倒是看开了许多,小孩子胡闹最好不用太当真,否则牵扯开來,又是一桩大麻烦。

    如此想着,苏牧心里也就有了计较,轻轻压住白玉儿的脑袋,抚摸着她眉心处的毛发。

    这是陆青花教给他的小手段,白玉儿最吃这一套,只要摸那个位置,她就会极其享受,从而平静下來。

    果不其然,白玉儿倒是老实了起來,不过赵宗堃可就沒那么老实了。

    他大步流星地走过來,叉着腰,颇有大马金刀的大将之风,虽然有些装模作样,但帝王之家的高贵是骨子里流淌出來的,还别说,真有那么几分气势。

    “市舶司重地,岂容尔等在此喧闹,都是干什么的,给本…将军报上名來。”

    将军这个词在大焱实在不太好用,也就赵宗堃这样的门外汉,才照搬戏文或者话本里的台词。

    校官和梁武直也不敢托大,连忙自报家门,还顺带把苏牧的名号给报了上來。

    他们本以为王公贵族最重家教,打小便接受文化教育,说什么也会认得苏三句的大名,谁知赵宗堃最是讨厌读书,慢说苏三句,就是苏九句他都不认得。

    他本來就讨厌文人墨客附庸风雅那一套,只觉着大焱积弱,被北面的辽狗欺负,便是因为这些文人一个个无病**,把大焱的骨气都给败光了。

    听说苏牧竟然被称为大家,先生,心里就烦躁起來,挥了挥手便不耐烦地打断了校官和梁武直。

    “别管你是哪个,扰乱市舶司秩序,先押回衙门再说。”

    对于这种不讲理的二世祖,苏牧也是哭笑不得,关键时刻,燕青再度挺身而出,这位小乙哥可是男女通吃的。

    “这位…将军,凡事要讲规矩,咱也是江宁良民,身上都有户牒,将军想要拿人,怎么地也要先出示衙门的牌票不是。”

    赵宗堃也是微微一愕,这些天他还真抓了几个闹事的,也沒听说过要什么狗屁牌票,寻常人等早被他的仪仗吓得一愣一愣的,哪里还有不长眼的狗东西胆敢伸手要牌票。

    裴樨儿见得赵宗堃憋得通红的脸蛋子,只觉得这场面时曾相似,想起自己被燕青当众打屁股,难道当初的自己也像这个冒牌大将军这么让人讨厌。

    念及此处,裴家的小千金不由耳根发热,跟着燕青一路历险,又出海走了一趟,她早已脱胎换骨,回想自己当初的刁蛮荒唐,才知道一个女孩想要成长起來,最快的途经就是遇到一个让自己倾心的男人,无论这男人是好是坏,总会让自己得到意外之中的体悟。

    赵宗堃才不是女孩子,他才不要一个怪叔叔來**自己。

    他正要发作,却又见得燕青走到了他身边,身后的金钱豹嗅闻到燕青的气息,竟然下意识往后退。

    且不说白玉儿正在苏牧怀中虎视眈眈,单说燕青一路上陪着白玉儿玩耍,一身都是白玉儿的臊味,这些金钱豹又哪敢造次。

    赵宗堃一见此状,心里也是紧张起來,却见得燕青嘿嘿一笑道:“大将军,其实不需要牌票也能抓人的…”

    “真有此事。那该如何。”赵宗堃下意识的问出口來,他毕竟只是个深居王府的孩子,又不爱念书,不爱听长辈教训,见识并不比寻常孩子要高深多少,否则也不会胡闹到这等地步。

    “你把我们当成客人请回去,不就行了么。”燕青眯着眼睛笑起來,即便赵宗堃是个男孩子,也顿时脸红起來,仿佛觉着燕青身上有着一股极难抵抗的吸引力。

    赵宗堃仿佛为自己心里的想法感到羞耻,双眉倒竖,便推开燕青道:“什么混账话。凭什么要我将你们这些贱人当客人。”

    燕青却不以为然,压低声音道:“将军,你沒有牌票就想抓人,便是滥用职权,即便把俺们拘了回去,也是做不得数的,再说了,几位官爷都在看着,也不会让你带走苏先生,这一來二去,闹将下去,可就有损您的面子了…”

    一听到有损面子这句话,赵宗堃顿时紧张起來,他搞这么大的阵仗,可不就是为了面子么。

    待得回了东京,起码还能跟那些个纨绔吹吹牛皮,咱赵小王爷出去走了一遭,也是当过大将军,抓过几个人的。

    他的心防一松动,燕青那恶魔舌头又开始动了:“但如果你将咱们当客人请回去,这渡口的苦哈哈哪里知晓内情。还不是一样以为咱们是被您抓回去的么。”

    “您放心,咱也都是良民,不会大吵大闹,也不敢跟您过不去,这可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么。”

    “再说了,小乙哥也不瞒你,这位苏先生可是大有來头,知道转运使张大人吧。那位张大人为了求见苏先生一面,亲自到苏府去拜会,人苏先生也只是跟他聊了一炷香,连茶都沒给转运使大人端上來就打发走了。”

    “你要是把苏先生请回府里,那可是大功一件,到时候谁敢小瞧你。”

    燕青早就看穿了赵宗堃的心思,反正吹牛也不用上税,吹嘘的还是苏牧而不是他自己,自然沒太多顾忌,然而赵宗堃却大吃了一惊。

    他早知道文人都是神经病,青楼女子为了求诗词倒贴陪睡那是常有的事情,还雇佣风雅说什么狗屁才子佳人,我呸。

    但燕青的话充满了诱惑力,前面说的是渡口上的面子,后面说的可就是他在家里的面子了,这才是赵宗堃真正看重的。

    他在外头做这么多,还不是想让兄长不再将他当小孩子來看待么。

    “你叫什么來着。”

    “我叫燕小乙,人都叫我小乙哥…”

    “小乙哥,你看苏先生能答应么…”

    一旁看戏的苏牧:“……”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狩魔手记 乱晋我为王 繁星书士 我在星球种爸爸 七公子传记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女神的天才保镖 夜之战龙 神道飞仙 大吉大利,绝地求生 大唐之开局一个诸天大佬群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全能修炼系统 天山学府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气御神魔 武矣定传奇 子弹世界 重生之镇天神话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禁区猎人 地球前线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密室逃不脱 史上 完美赘婿 重生之会展帝国 焚天御火师 重生八零残疾大佬心尖宠 深穴 此间谁曾踏花归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网游之无限秒杀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巅峰仙道 陀螺之凡御世界 他又冷又难缠 重生七零:大佬锦鲤日常 重生黄金时代 洪荒之太清问道 从1983开始 回到明朝当太子 秦汉明月行 道长去哪了 剃头匠 神医:姑娘请自重 人在大唐已被退学 麻衣神婿 文娱帝国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幻术之道 万古血魔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我只会拍烂片啊 争霸天下 痞子大少快走开 我在末世建个城 待瘦王妃卿可撩 猎魔烹饪手册 我儿快拼爹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倾君戏 妖女白秋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世之卡徒 穿越后我凭读书拯救世界 网游之王牌战士 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兄弟抱我不报恩 十里红妆为谁扮 火爆天王 成神从被全宇宙狩猎开始 叶凡秋沐橙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这个大明太凶猛 年少往事 禁区之狐 谪芳 影后每天都在上热搜 末世宅在家 仙君我要报恩 摘天 都市修仙奇才 虎啸断云 冠盖满京华 荣耀王者 黄天之世 穿书后我成了战神文男主的妈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某不科学的机械师 梦思卿 首充六元的剑 好运六零 灵界论坛 潘德大领主 罪恶心理 将魂天下 高冷上司请接招 放开那只妖宠 倘若地球能修仙 仙魔三国大玩家 继祖传宗 开局成猪:种田当古代富婆 娱乐第一天王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柯学验尸官 重生娇妻:厉少宠上瘾 大唐孽子 半夏堇色 阴阳化天下 苍穹炼狱 界起通天 星魂剑魄 女总裁的房中客 混元苍穹 王者荣耀之三境 追妻你就拿命来 重生于康熙末年 至尊狱少 摘天 一剑殇红尘 穿越西游之我爱你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末世大回炉 职游之虚与现实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雷霆立道 贱人休走 兄弟抱我不报恩 月华庭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极品小村医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医流狂兵 传奇剑神 倾世情缘俏佳人 洞螟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陌上行 现状入侵 朢淵 剑来大纲 老婆大人请进化 麻衣相师 宿命传承 十里红妆为谁扮 宋仙 永生之途 网游之神级村长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墨桑 神魂至尊 宝瞳 雪夜歌行 西游之师父你别再作妖了 古玩专家 红色战记 北宋闲王 破极成仙 地界传记 宠妻成奴:王爷跪地唱征服 朕又不想当皇帝 武矣定传奇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首席御医 唐朝倒霉蛋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孙策的野望 乱世世子妃 1717之新美洲帝国 抗日之铁血兵王 武灵天下 命主扶沉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帝王明意 重生之佛系生活 武灵天下 全职法师 乱明 洪荒大天尊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剑道狂仙 恰逢夜暖知温顾 拐个掌门去修仙 黄河惊奇手札 GMAI人形少女 重生完美时代 我真没针对法爷 天骄战纪 阴阳至道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寻剑 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凰后归来 武侠 超神大掌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