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f.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军神
    在古代,马和船,是最为快捷的两种交通工具,很多时候也是极其有利的战争利器。

    在水道纵横的南方,船是最有利的战争载具,而在河流不多的北方,战马便成为了主宰胜负的关键。

    契丹人与所有游牧民族一般,在马背上生存,在马背上兴起,帝国就在他们的铁蹄之下颤抖。

    每一名士兵,都将战马视为知己最忠诚的袍泽和同伴,故而也有人比马贵的说法。

    大焱之所以被视为战争之中的侏儒,军事里头的矮子,就是因为缺少战马。

    无论是契丹人,还是奚族人和女真人,战马就是他们的生命,就是他们最赖以生存的工具。

    萧干的三万士卒,从幽州退败之后,不断遭遇打击,怨气和疾病不断在军营之中传染,抵达居庸关下之时,可战之兵已经不足半数。

    而他,在军师张楚剑的建议之下,做了一个让人如何都意想不到的决策,那就是杀马!

    他将杀死的战马大锅烹煮,让士卒们报餐了一顿,而后命所有人拼死向前,朝居庸关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击!

    他们的步卒贴着木板和大盾,顶在前头,民夫和辅兵开始填埋陷阱,弓手甚至于骑兵纷纷举起弓箭,对守军进行反击。

    他们就这样步步为营,往居庸关下不断移动,城头的箭雨比这两天的大雨还要密集。

    郭药师的守军并不需要担心箭矢会耗尽,因为萧干守着居庸关之时,早已将武库堆满,他们有用之不尽的弓箭,唯一需要担心的是,他们没有足够的弓手,弓手没有足够的力气。

    郭药师麾下三千精兵个个都是大焱北伐军大后方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而大焱最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射箭这一项,这是没有战马的他们,对抗骑军的最大依仗,所以这三千人的战力是毋庸置疑的。

    可惜随后收编的五千人,并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他们都只是北方大地挣扎求生的最低层贱人,命若草芥,即便有开弓的力气,准头上也别指望太多。

    好在城下的敌人很是密集,也不需要他们瞄准,只需要他们用尽力气,将箭矢沿着斜上方的天空进行无目标的抛射即可。

    即便如此,也有很多人并不懂得射箭的技巧,拉开几次弓之后,就显得格外的吃力,很快就拉不开武库里头那些专供辽人专用的硬弓了。

    如果萧干只动用先锋精兵,或许郭药师的压力还能够小一些,可萧干明显打定了破釜沉舟的注意,三万人马一齐上阵。

    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骑军,没有了战马,放低了身段,用骑弓给民夫打掩护。

    那些步卒顶在前头,用木板和大盾替民夫格挡着,那些最低贱的民夫,成为了整个战场的主力,成为了萧干攻打居庸关的主力!

    他们或许不懂弯弓射箭,或许不懂舞枪弄棒,或许不懂刀剑斧叉,但填埋陷阱之类的事情,却是他们一辈子都在做的,虽然他们最终的归属,就在某一个陷坑之中。

    杀马之后,形势似乎调转了过来,萧干这边最主力最关键的就是这些民夫,而郭药师那边,民夫却成了鸡肋。

    不过郭药师并没有放弃这些民夫的想法,因为他知道,一旦萧干冲击到关下,这些民夫也就能够派上用场了。

    如果萧干那么差不多,弯弓射箭这种技术活,不是民夫所擅长的,但搬运砲石檑木,不断往关城下面丢东西,烧开水烫死敌人,这样的事情却是民夫最擅长的!

    居庸关的生死攻守战正在血腥上演,而刚刚恢复平静不久的幽州城中,同样正在进行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因为这场战争,发生在种师道的脑子里。

    幽州的防御战之中,一万老卒仅剩下三千人,虽然没有全军覆灭,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而且最终他们击败了萧干的七万人马,可以说算是大焱历史上无法抹杀的一场大胜,绝对能够成为经典的战例,供后世的兵家研究学习。

    然而种师道却没有任何的喜悦,因为他的身边,又多了六千多的冤魂,陪伴在他的身边,让他无法入睡,让他甚至在白天,都不敢闭上眼睛。

    只要一闭上眼睛,他的脑海之中便会浮现出老牙最后的脸,那豪迈地骂了他最后一句的老牙,那无数个像老牙一样的西军老卒。

    他的房间之中挂满了军牌,那些他恨不得一把火烧掉,那些不敢睁眼去看的军牌,那些最终越积越多的军牌。

    他想让弟兄们过上锦衣玉食的日子,他希望给每一个老卒好的归宿,让他们都得到一份不错的抚恤,让他们远离战场,能够回到南方去养老,享受儿孙满堂含饴弄孙的小日子。

    但现在,不行。

    他的心里在挣扎,是因为他很清楚眼下的局势,幽州虽然保住了,但居庸关仍旧尘埃未落定。

    他,想要继续出征,从后路包抄萧干!

    这样一来,对于郭药师无疑是雪中送炭,对萧干绝对是致命的一击。

    可这也意味着,他要带领这些老卒,继续出征,继续让他们踏上战场,自己要继续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自己的眼前!

    慈不掌兵,短短的四个字,很快就读完,可要深刻体会到这四个字的可怕,品尝这四个字带来的痛楚,却需要长长的一辈子。

    他被成为大焱当朝的第一军人,坐镇西北的定海神针,西北军神,提起老种相公,即便朝堂上最难缠的文官,都只能闭嘴沉默,不敢擅自评判他种师道。

    可谁又知道他每日每夜承受的这种痛苦,人们只记得他挥斥方遒,指点江山,谁能体会他时时刻刻承受着良心的折磨,谁知道不断默念着每一个老卒的姓名和出身,却又拼命想要忘掉的痛苦?

    他的心,永远比他的容颜要苍老数百倍,之所以面无表情,是因为一旦突破了这道防线,他就忍不住要流露出悲伤来。

    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么成就一个军神,需要多少枯骨?

    自打从军以来,他就喜欢住在军营里头,他喜欢偷偷观察这些军士,像一个婆婆妈妈的八卦姑婆。

    但他绝不敢跟军士们同吃同住,更不敢与其中任何一人谈天说地,连玩笑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他就像那个死去的老牙,生怕有了牵挂,看着这些弟兄离开,会更加的痛苦。

    而事实上,他又单方面不断地与这些士卒发生关联,因为他不希望这些士卒,死得默默无闻,死得无人知晓,死得有价值却没意义。

    他是主帅,他不做这样的事,谁又能替他去做?

    他是主帅,这样近乎残酷的决定,他不做,谁又能代替他去做?

    四月末的这一天,幽州的上空终于放晴,他的心却下起了大雨,从未停歇的大雨。

    诸多老卒刚刚从惨烈的战争之中缓过一口气,他们的主帅再次传下了一道军令。

    征集幽州城内所有可用的战马,驮马,骡子,毛驴,能够驮人行军的牲口,全部都征集起来。

    他们要支援居庸关去了!

    种师道换了便服,就走在军营里头,他希望能够听到怨声载道,希望能够听到这些老卒疯狂地骂他,甚至问候他祖宗十八代都可以。

    他很期待能够听到这些骂声,不是自虐,而是看到这些老卒发泄怨气,会让他好受一些。

    他甚至希望有人能够违抗军命,有人能够装病,有人能够装受伤,找各种理由不上战场,避免这一场战争。

    但让他失望的是,这些老卒很平静,就像在幽州城头,他们守在种师道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抱着老牙的尸首痛哭。

    就像他们挥舞着刀剑,支撑着伤残的身躯,跟着他杀出城门那般,口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心中一直响着两个字,死战!

    走在军营里的他,看到有人绑着血迹斑斑的绑带,却开始收拾简单到极点的行囊,也看到有人用膝盖夹着长刀,用仅剩的一只手,擦拭着长刀的锋刃。

    他看到老兵在帐篷外头美滋滋地晒着太阳,捉着虱子,突然听到标长的命令之后,没有太多的惊愕,只是长长吸了一口气,有些恋恋不舍地抬头,任由阳光照耀在身上,仿佛一尊古铜色的塑像。

    他看到越来越多的士卒开始集结,看到士卒与他擦身而过,而后整个军营几乎都空了。

    种师道有些失神,他不在乎军神之名,他甚至有些不太在乎胜负,他开始有些痛恨自己,如果说他这辈子有过胜利,那么最大的胜利,就是成为了这支老西军的首领,拥有这一支让人可敬的军队!

    他闭上眼睛,黑暗之中,身边那成千上万,陪伴着他的英灵,不再哀怨地皱着眉头,不再哭喊,不再啸叫,而是朝他,点头微笑。

    他曾经害怕闭上眼睛,而这一刻,他不再恐惧,他张开双臂,用力地去拥抱每一个黑暗之中的英灵,就像解甲归田,见到了从农田之中回来的老兄弟,拉拉家常,开开玩笑,相约着到村口的老槐树下,坐在古旧的磨盘上,喝杯小酒,磕着茴香豆。

    种师道睁开双眼,任由老泪纵横,他的双臂仍旧张开着,对着空荡荡的营区。

    “老东西,呵呵。”

    他自嘲一般的笑着,而后跟上了最后一个老卒,来到了军营的校场上。

    走在最后的老卒腿脚不是很方便,拄着一柄刀,种师道想要过去扶一把,那老卒却甩开了他的手,转头大骂道:“入你娘的,看不起老子是不,谁要你搀,有本事上了战场,跟你爷爷比比谁杀的辽狗多!”

    老卒这一骂,静悄悄的校场顿时热闹起来,很多人都轰然大笑,而后他们看到了老卒身边的种师道,笑声便戛然而止。

    老卒见得如此状况,扭头扫了一眼,初时似乎并没有认出种师道来,而后微微一愕,显是认得了。

    不过他的惊愕之时转瞬即逝,而后吐出口中的草茎,从胸前扯下了一个军牌了,塞到了种师道的手中。

    “垄右李长石。”

    种师道呆了一会儿,而后笑了,朝老卒点头道:“记得你,景翰五年,在定难入的伍。”

    老卒终于满足地笑了笑,而后高昂起头来,拍了拍胸口,笑着道:“爷儿们,听好咯,天下顶有名的老种,也认得俺咧!”

    所有人都笑了,笑着笑着,眼眶便湿了,随着种师道不断往前走,他手里和身上挂着的军牌,越来越多。

    他不断与每一个军士打招呼,说出他们的入伍时间,甚至他们的小爱好和小毛病,就像,就像重新认识一群老弟兄...

    军神,不是百战百胜,用兵如神,而是每个军士,都将你当成神,陪伴在他们身边,与他们同生共死的神。

    种师道,有愧,却无憾矣。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忆共灯前呵手为伊书 天下醉 炼器雄心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史上 交锋 宠妻不悔 啼笑仙缘 时莜萱盛翰钰 朝思归 谍妃传 夏蓁传 赝太子 权臣 重生之我是富二代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不灭龙帝 网游之烽火江山 控卫在此 重生之魔教教主 锁婚,男神太欺人 神话版三国 我想让你爱这个世界 穿越之七公主的爱情 重启之下 修神外传 斗罗之核爆斗罗 网游之鬼影神弓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隐婚老公请指教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破蝶 中世纪崛起 妙手天医在校园 竹书谣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僵祖次元之旅 重生长姐种田忙 三国乱世战神 暗黑大武侠 易修乾坤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倾世谋妃 凤征天下 余生唯有我与你 天涯孤鸿 凰眸 飞来客栈 渡魂匠 我的妹妹超会搞事 重生之庶女琉璃 残王嫡妃 刺客列传之执手天下 天书进化 仙渡 我资质平平 我在末世能升级 玖宵传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大秦之万古帝王 寒门祸害 大数据世界 荣耀巅峰 我气哭了百万修炼者 金牌驭灵师不可能这么怂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对不起,我开挂了 欢喜小娘子 男主拯救计划 首充六元的剑 万道成神 缔世魂王 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 网游之魔威太虚 诘问道门 三国之 容华似瑾 暗杀都市之黑狗 飞来客栈 紫血圣皇 一个顶流的诞生 地球来的修真者 我只会拍烂片啊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地卷遗册 帝霸 梦剪三秋 带着系统在兽世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满级账号在异界 超神机械师 斗罗之圣剑使 回到明朝当太子 重生之庶女琉璃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永生之途 帝颜醉 极品家丁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嫡女归来 这个剑仙太优秀 逆剑狂神 消魂引 吻火 田园小王妃 我继承了天道 大荒种田记 轮回佰转 间谍身份 绝世狂兵 末世宅在家 活玉生香 至尊神帝 永生之途 莫高 诸天从西游开始 许我年少无忧 奸臣之妻 虎狼 网游:不断合成与进化的我无敌了 逍遥小地主 铠甲勇士死神 魔门道心 汉灵昭烈 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 谢邀!高考弃权,我已成神 全职艺术家 妙手天医在校园 重生第一男妃 带娃种田后我成了女首富 痞子闯仙界 重生之神级刺客 命主扶沉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系统逼我当男神 大明开局就登基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镖行四海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全职法师 止道为仙 易修乾坤 药尊老祖 孙策的野望 醉仙葫 霍格沃兹之我的老婆叫卢娜 无心阴阳师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策妖之三界风暴 魔能星海 药尊老祖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魔武尘晋 特工凰女倾天下 万界之无敌反派 女王崛起:大神求交往 不如两两相忘 魔王魔王发大财 武将九霄 我成了六零后 重生校园太张狂:封殿,要低调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赤之沙尘 半夏墨染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不灭武帝 导量I创间十银 神启者说 西游开局天庭签到十万年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地卷遗册 龙王令 战医无双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葬仙星 大魔王 元华伞 忧忧创世界 同桌凶猛 小白不好当:大神别过来!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千岁夫人她是黑心莲 从火影开始爆装备 宋韵梅花 佐助的因陀罗轨迹 陆医生我心疼 都市之土豪继承人 无极魔道 贞观卖纸人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泡面首富 初心不负两生债 汉阙 古今少爷 不灭龙帝 九星轮回诀 剑道独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