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hf.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即便颤抖,也要挥刀
    天气渐冷,连大名府城内的富贵人家都升起了地龙火或者炉子,而朱门外的穷苦流民却仍旧衣不蔽体,在寒风之中哆嗦。

    可在这一天,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流民仍旧还在街头巷尾风餐露宿,朱门大户却开始开仓放粮。

    因为大名府如果被攻陷,流民仍旧还是流民,而这些富贵大户,也要变成流民。

    叛军们最痛恨的除了官府,就是这些大户,一旦攻陷城池,城内的大户必将无一幸免。

    所以这些平素里对苏瑜的赈济工作并不支持,反而暗中阻挠的大户们,终于纷纷行动起来。

    而范氏因为一直与苏瑜站在同一战线,得到了官府的支持,在民间的声誉又空前高涨,如今早已成为了大名府实至名归的第一家族,这些大户想要得到苏瑜的额外照顾,也就只能排在范氏的屁股后面了。

    莫看苏瑜从未上过战场,也不通武艺,但身为转运副使,掌管一路钱粮兵马民政,堪称一把抓,对于守城自然不会含糊。

    大焱是个极其特殊的时代,武将被极力压制,真正统领军队的其实都是文官,甚至于是宦官,固有“状元及第,虽将兵数十万,恢复幽蓟,凯歌而还,献捷太庙,其荣亦不能及矣”的说法。

    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而后实行将兵分离的制度,以至于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兵无常帅,帅无常师的局面,大大加强了中央集权,也消除了造成盛唐灭亡的藩镇割据这样的军制,更使得文官领兵成为了常态。

    但大焱就是这么奇葩的一个朝代,虽然军队被誉为史上最腐朽的一个时代,但这个时代也涌现出无数的名将,其中就包括很多文官出身的将帅。

    诸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虽然他领兵对抗党项李元昊的侵略之时,并无大捷,但却在边境开创了建筑堡砦的壮举。

    通过不断修建防御力极强的砦堡,将防线不断往西夏境内推进,挤压党项人的生存空间,步步为营,或许一时半会儿看不到太大成效,可长此下去,却能够起到蚕食的效果。

    而与范仲淹同时期的名臣韩琦,更是文官之中最为硬气的主战派,虽然也有大败,但不得不说极其激励人心和鼓舞士气。

    苏瑜和李纲也是如此,虽然他们从未上过战场,但管理内政却是他们的强项。

    张迪等人的叛军驱使了朝廷禁军俘虏在前头当挡箭牌,大名府守军也就丧失了主动出击的机会,甚至于连防御都要受到诸多掣肘。

    这也必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而消耗战对城内补给的需求是可想而知的。

    如何调配城内的物资,如何调动城内的人力,这些可都是苏瑜和李纲的强项。

    再者,二人都早已将大名府周遭踩了个遍,对大名府的情势知根知底,在民间又拥有极高的威望,如此一来,让他们来守城,却是比空降大名府的其他将帅,要更加的合适。

    当生俘被驱赶到城根之下后,李纲和苏瑜便下令城中守军进行抛射,万箭齐发,再加上抛石机和床子弩等远程利器,对叛军也起到了极其强大的杀伤和震慑作用。

    这些叛军人数虽多,但毕竟只是乌合之众,整个河北和京东都在闹灾荒,他们即便有人数上的优势,动辄数万十数万,但却没有足够的军械刀甲来装备队伍。

    而为了防止叛乱,特别是经历了方腊起事之后,诸多州府县镇都加强了戒备和驻军,大名府又是帝国的北京,可谓重中之重,前番又经历了宋江的起义,城中军资储备也很是充沛,虽说常平仓等储粮或许迫不得已要开仓赈灾,但抛石机床子弩神臂弓这样的东西又吃不了,自然还留在武库之中。

    有了这些大杀伤的远程器械,李纲和苏瑜也是压力大减,虽然叛军已经开始蚁附登城,虽然城头守军不能动用滚油金汤,更不能用滚木礌石,但倚仗着大型的器械,对叛军的军心打击也是极其巨大的。

    李纲并没有慌乱,或者他的内心慌乱,总之表面上泰然处之,让人看不出分毫惊惶。

    他已经穿上了沉重的甲衣,在亲兵的护卫下,冷冷地站在城头,苏瑜只是个文弱书生,铠甲于他而言很沉重,但相较之下,大名府满城百姓的生死存亡,更加沉重。

    他有些生疏僵硬地握着那柄三四斤重的直刀,就这么站在寒风之中,紧抿着嘴唇。

    李纲朝旁边扫了一眼,他能够很明显地看出苏瑜在颤抖,这让他有些意外。

    他本以为苏瑜应该安之若素,视死如归,没想到苏瑜还是跟平常人一样贪生怕死,忍不住浑身轻颤。

    似乎感受到李纲的目光,苏瑜苍白着脸,有些尴尬地挤出一个笑容来。

    他也是人,他也会怕,他怕自己一上去就死了,无法将自己的作用发挥得更大。

    他不是苏牧,无法在乱军丛中杀人如麻,更不能在千军万马之中自保性命。

    可观地讲,他留在城内,比登上城头的作用和价值要高太多太多,但城内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连李纲这样的老人都登上了城头,为了激励士气,领导城内百姓抗争,他不得不一起登上城头。

    他本以为李纲会看出自己的担忧,而后朝他说一句,你下去歇着吧,结果李纲确实看出来了,但他却没有叫他下去。

    当新一波敌人如狼似虎地冲上城头,疯狂地如同暴怒的饿狼,苏瑜甚至没法挪动脚步!

    李纲在亲兵团的掩护之下,冲到第一线,手中直刀拼命地挥舞出去,就像在砍伐新竹,没有任何的美感,也没有任何的招式可言。

    但身边的亲兵和守军却大受鼓舞,非但将叛军击退,甚至还俘获了一名渠帅!

    李纲将那渠帅拖到苏瑜的身前,指着那渠帅,朝苏瑜沉声道:“杀了他。”

    苏瑜的手颤抖得更厉害,身子都不禁轻颤起来,颤得周遭的守军都觉着有些可笑,又觉着转运使大人有些可爱。

    毕竟他们早已对苏瑜了解透彻,苏瑜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文官,手无缚鸡之力,登上城头已经着实不易,让他动手杀人,简直是李纲在强人所难了。

    虽然明知道李纲是在刺激苏瑜,想让他真正进入生死搏斗的角色和状态之中,但此刻他们又有些心疼苏瑜了。

    并非每个人都能够手刃敌人,特别是对那些整日叫着君子远庖厨的文官们。

    但李纲的想法却不一样,城内的这些百姓,有一些比苏瑜还要羸弱,比苏瑜还要斯文,比苏瑜还要宽仁,但为了保卫家园,他们还不一样登上了城头,拿起大刀来一通乱劈乱砍吗?

    苏瑜作为一方牧守,凭什么就能够洁身自好,远离血腥?

    “此贼将杀我守军十数人,甚至连妇孺都不放过,罪大恶极,如果你担忧心生罪恶,那么还是省一省吧。”

    李纲面沉如水,亲兵和守军见得他如此悍勇,皆以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但事实却恰恰如此,今日是他第一次开杀戒,这大半辈子,他连鸡鸭都没杀过一只。

    然而他却能够瞬间投入角色,并表现出了超级无畏的镇定,这不是天赋,而是他这么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睿智,事已至此,别无选择,又何必再畏畏缩缩?

    这是他的处世之道,从不畏惧,只要认定了便会义无反顾,没有捷径,也没有回头路,这才造就了他与范文阳相齐的骨鲠之名。

    他想让苏瑜继承他的衣钵,成为朝堂上的一根刺,不断刺痛早已麻木不仁的官场,以此来保持大焱朝堂的活力,这根刺也同样是保护自己的武器。

    他要教会苏瑜,如何在别无选择之时,面对唯一仅剩的选择,摆出最坚定的姿态,果敢决绝地去做唯一能做的事情。

    苏瑜这等聪慧之人,又何尝不知李纲的意图?

    只是他需要一些时间,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但这个入娘的世道,即便穷时,往往也无法独善其身,他曾经做过许多违背本心之事,来追求更大的理想。

    他在考虑,为了这个理想,是不是可以没有底限,或者说自己的底限在哪里。

    李纲的举动没有激起他的杀心,却让他看到了自己的底限。

    他确实在胆怯,他的妻子曾经在杭州之乱中流产,失去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如今妻子已经身怀六甲,他却整日踏访民间,对妻子没有任何一点点关爱和疼惜。

    虽然妻子深明大义,没有怨言,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愧疚,只看这一点,他也应该去怕死。

    但李纲却在用行动告诉他,当事情降临之时,即便怕死,也不能改变什么,想要改变,就将手里的刀,握紧一些,再紧一些!

    他终于明白,为何苏牧一直劝他练武,终于明白苏牧为何一直在说,终有一天会用得上。

    正迟疑间,又有一波叛军爬了上来,李纲有些恨铁不成钢,一脚将那渠帅踏倒,而后一刀斩落,鲜血溅了苏瑜一身!

    亲卫团和守军们再度涌上前线,只剩下一身血腥的苏瑜,他仍旧在颤抖,但深埋着头,看不清表情。

    当李纲和亲兵们在浴血奋战之时,身后突然冲过来一道身影,有些单薄,有些迟疑。

    苏瑜举起直刀,埋着头就冲了上来,冲着一名刚刚跳上城头的贼军,就是一顿乱砍!

    他的刀很简单,很直接,举起,劈下,举起,劈下,像个笨拙的小孩,在劈柴,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但他的坚决,让他的刀变得很快。

    那叛军也慌了,只能举刀格挡,但很快他的刀就满是缺口,他想要抹开苏瑜的肚皮,可苏瑜却没有给任何时间空隙,一旦他放弃格挡,苏瑜的刀就会将他的脑袋劈开!

    那叛军也是被苏瑜发疯的举动吓住了,下意识就一脚踹在了苏瑜的腹部,当苏瑜往后倒退,他终于找到了机会!

    钝刀猛然劈砍出来,叛军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然而笑容很快就凝固,而后恐惧在他的脸上开了花。

    苏瑜那机械的劈砍,让叛军产生了思维定势,所以当苏瑜躲过他的一刀,叛军才会惊愕,而这短短的一瞬间,苏瑜的刀就劈在了他的肩膀上!

    刀很深,卡在他的锁骨上,苏瑜再度抽刀,那叛军甚至能够听见苏瑜长刀的缺口与骨头摩擦的声音!

    抽刀,再度劈砍,再抽刀,再劈砍,苏瑜似乎又回到了当初那个机械的状态,直到那叛军血肉模糊。

    李纲等人惊愕地看着这一幕,而后看着苏瑜猛然抬头,仰天长啸,满脸满身鲜血,再度冲了上来!

    李纲笑了。

    这就是成长,无关年龄,无论你多么年迈,仍旧需要不断的成长。

    而今天,他们都成长了起来,无论是苏瑜,还是他李纲。

    当成长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完成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就是苏瑜的蜕变。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叫你一声大师兄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史上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 酒歌 穿书之反派饶命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网游之杀戮者 修真爽歪歪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天眼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花豹突击队 17K问答大百科 我是咸鱼和我很强有冲突吗? 吾尔江山 药尊老祖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落地长安 洪荒历 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 重生后成了邪王的掌心宠 旧日之子 荣耀圈小团宠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在火影练吸星大法 快穿之炮灰奇兵 葙梦剑舞人落篱 回到三国战五胡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穿越山贼做皇帝 中外英雄传 我们是兄弟 边谋爱边侦探 楚乔传之风云再起 末日纪元 首席御医 太荒吞天诀 修神外传仙界篇 洪荒大天尊 神魔书 昭奚旧草 女人就要狠 混元苍穹 富贵荣华 万道始成空 大梦主 复贵盈门 密室逃不脱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疯狂的手游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归墟 也曾匆匆 御兽诸天 好运六零 万气争天 大神你人设崩了 时空新主神 我真的是反派啊 神魔养殖场 我心中的敌人 通天官路 我靠谨慎修仙 农门婆婆要修仙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死亡代言人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明星之鸾凤于飞之系统 谋心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轮回之无限进化 都市管道工 梦里不知她是客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 网游之魔威太虚 星辰变 双衍纪 不灭龙帝 散落的碎片 狂兵龙王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铁十字 不负金银不负君 音隐之恶魔力量 雪童话 狂客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仙古神迹 职游之虚与现实 极品邪医 无限折腾 大荒神遗录 佛系医妃有空间 妖冶紫瞳:三胞胎的亲亲爹 穹天女帝 都市之我的总裁老婆 凛然如霜雪 一品皇商:不做弃妃做大佬 我继承了天道 筑梦红丘陵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无忧城 我王腾有冠军之姿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全球灾变我为人族守护神 你说的一方海 重生之至尊仙婿 少奶奶她只想蹭气运 宠妻不悔 网游之神话复苏 重生一九八四 我有一座恐怖屋 放开那个女巫 跃马扬刀 重生海贼之火拳降世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神级维修系统 命运转盘师 傲世倾狂 杨辰秦惜 前夫第九十九次求复合 他又冷又难缠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从1983开始 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 掌权者 开局签到百倍修炼速度 灵魂死祭 神道丹尊 大清隐龙 邪剑诸天 超神大掌教 万古第一神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陨落少女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锦衣成凰 八年记 重生之宠你入骨 我的老婆是杨玉环 继妻 超神宠兽店 百炼成神 大唐明月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师叔万万岁 网游之邪龙逆天 奶团五岁半:魔王师尊求放过 倾君戏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穿越王妃要升级 迷雾岛游戏:我能看到提示 斗罗之镇世斗罗 洪荒之创世宝典 农家小王妃 前浪 神邸之门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大马士革断喉剑 特战天神 网游之 老婆,别来无恙 圣御星魂 万古神帝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混元苍穹 大唐坑王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贱人休走 藏拙 泡面首富 都市传说之 云天行 我的剑术可能超神 空速星痕 大荒传说之火魄珠 大夏将倾 阎罗圣域 疯王的女儿 玩转阴阳界 我要你 狼心神女 神无尊者 长生在武侠世界 冷总裁的契宠娇妻 既见公主 夜虎 异世大符神 老婆,别来无恙 人在斗罗:签到火影 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 幻柳 圣言问道 举国随我对抗外星入侵者 锦冠天下 都市传说之